<span id="be3439d047"></span><address id="bfc4de0bd5"><style id="bg8f1aab47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fb398312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概况 工作动态 会议 重要发布 亚洲城工作 立法工作 重大事项 监督工作 人事任免 代表工作  
          自身建设 调查研究 决议决定 公报公告 制度建设 法制讲座 理论研究 县区 法律法规 文化园地
          无标题文档
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be3439d047"></span><address id="bfc4de0bd5"><style id="bg8f1aab47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fb398312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石居峰散文选登
                  时间▓█▄■:2019-03-20 09:47:10 来源:亚洲城市秦州区常委会办公室


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速写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文/石居峰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位于杨家寺镇西北部,距杨家寺镇政府所在地约四公里▄■▓。北具湾行政村由北具湾、炸草坪、小南峪三个自然村组成▄▓。全行政村有一百八十户,八百四十三人,耕地面积二千六百八十一亩▓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自然村不大,有一百五十八户,七百一十八人█■▄,可姓氏非常多,主要有郭、段███、裴、张、刘▓▓、赵、景、黎等▄■▄。据村里的老年人讲,这几个姓氏不利于人口的繁衍,要是有几家姓“徐”的■■■,他们村就会人丁兴旺。但几百年过去了,村里至今还是没有一户姓“徐”的人家▄■▄■,可村里依然人才辈出,兴旺发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自然村座落在一个南北走向山脉的东山▓▄▓▄,也就是农家人所说的早阳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北具湾的耕牛就挣死了,北具湾的老汉就烂死了▄▓。”这是北具湾老年人的口头禅▓█▄■,它指的是村里的土地基本上全是山地,且以红粘土为主,土壤板结严重▄■▓,牛耕起来非常费劲;一遇雨天,那一尺多深的烂泥▄▓,人已走远,鞋还烂在红浆泥里,天如果突然转晴▓█,那晒干的“牛插灌灌”向刀山一样,走在上面挫的脚底生疼生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郭永杰老师曾写过一篇关于北具湾泉水的文章█■▄,泉水之多,泉水之甜使人垂涎欲滴。但在我十多年前的记忆当中███,他们村一直吃的是山背后的一眼泉水,通过人工引流到村里的几个供水点上,即使是炎热的盛夏▓▓,喝起来仍然纯洁清洌,甘甜可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常言说▄■▄: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这独居一隅、信息不灵的穷乡僻壤■■■,铸就了人们吃苦耐劳、勇敢坚强的品格;清纯的泉水滋润出一代代后生▄■▄■,通过考学等途径,从大山深处走出,走向四面八方▓▄▓▄,待创业有成时,以各种不同的方式,回报着自己的家乡▄▓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杨 铁 公 路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原来只有一条通往杨家寺的车路▓█▄■,而这是一条连接行政中心的路,在杨铁公路未修成前,不管是走哪里▄■▓,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。但村庄主要出路在铁炉坡这边,而这边是没有通车路的▄▓,只有一条处在山沟里的人行便道,在汛期受暴雨和泥石流的困扰,时好时坏▓█,时有时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九一年冬季,杨家寺乡政府决定新修杨(杨家寺)铁(铁炉)公路█■▄。虽然新修的道路不到五公里,但沿途铁炉乡李胡子沟村的一段,山大坡陡███,大部分都是石山,对当时没有先进机械的群众来说,真是一场十分艰巨的任务▓▓。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。三十个行政村的群众黑压压的排了一路▄■▄,硬是靠炸药炸、杨镐挖、铁锨端■■■,在凛冽的寒风里奋战了两个多月,终于修通了这条乡村道路。杨铁公路的开通▄■▄■,既解决了北具湾人的出行难问题,也解决了杨家寺全乡人的交通瓶颈问题,在修秦(秦岭)杨(杨家寺)公路的几年里▓▄▓▄,成为杨家寺通往市区的唯一捷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这条砂化路尽管有时是“天晴路”,但北具湾人足足走了二十年▄▓。近年来▓█▄■,连续经过三次硬化,最终修成了通畅路。这条路是北具湾人几代人的梦想▄■▓,洒满了多少人辛勤的汗水。在这条路上,曾经演绎过多少脍炙人口的故事不得而知▄▓。从上磨到北具湾,再到杨家寺,四点五米宽的水泥路蜿蜒曲折▓█,犹如一条盘踞在大山中的巨龙,给人们播撒着希望和幸福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村学最早建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█■▄,在爷庙院内,属庙校合一的官办初小。当时███,北具湾和秦岭的竹林,藉口镇的寨子、穆集村为一保▓▓,故国立小学设在北具湾。主要学生来源于北具湾、下磨▄■▄、三月黄、杨家窑、大南峪等村■■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八六年学校搬迁到村办公室院,在南面、北面▄■▄■、西面各有三栋土木结构的教室。在北具教过书的教师很多,但在人们记忆当中影响最深的就是郑宋村的郑文章▓▄▓▄,他先后两次在北具村学任教十一年,两个时期都担任校长。他执着敬业▄▓、严谨认真的人格魅力▓█▄■,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赞誉。一九九七年,学生达到一百七多人▄■▓,是北具湾小学的鼎盛时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零一年,由当时帮扶杨家寺乡的秦州区商务局系统筹集一万元▄▓,乡政府筹集三万元,北具湾村在外工作的张瑞洁协调筹资七万元,在大路地新建坐北朝南砖木结构房子三排▓█,共十六间,二百六多平方米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一三年█■▄,通过实施“危改薄”项目,又在原址上将砖木结构的校舍拆除,建起了二层四百六十多平方米的教学楼一栋███,附助工程一百六十多平方米,总投资一百五十多万元。刚建成时▓▓,有教师六名,学生四十多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人不仅民风淳朴▄■▄,勤劳善良,而且学子苦学蔚然成风,有不少优秀学子从村里走进了高等学府■■■,毕业后成为各行各业的行家里手。如在秦州区多个部门担任过一把手的张瑞洁,亚洲城市的文学界名人郭永杰▄■▄■,书法界的后起之秀张义祥,还有好多学业有成的成功人士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当人们从簸箕湾梁进入北具湾的地界时▓▄▓▄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学校,它成为北具湾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在这所设置为六个年级的完全小学里▄▓,应该至少有六名教师▓█▄■,六名学生,朗朗的读书声应该给静谧的村庄增添无限的生机与活力,遗憾的是在宽敞明亮▄■▓、雄伟气派的教学楼里,现在却只有三名教师、三名学生▄▓,留守儿童所享受的教育资源,在某些方面比博士研究生还要优越得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望子成龙▓█,望女成凤,这是所有当父母的共同心愿。也许是受“孟母三迁”的影响█■▄,大部分条件比较好的家庭,把孩子转到城里上学,部分条件一般的转到镇政府所在地的中心小学上学███。村学的条件再好,对学生和家长也没有了吸引力,优质的教育资源就这样在农村闲置着▓▓、浪费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烟歌与师公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秦州区的秦岭、牡丹▄■▄、杨家寺一带,人们都把秧歌叫烟歌。这一叫法可能与当时农村没有通电■■■,冬天天气比较寒冷,耍烟歌时需要在农家院内生一堆大火,既取暖▄■▄■,又照明有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烟歌和其他民间艺术最大的区别是,所有的演职人员没有报酬▓▄▓▄。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,辛勤劳作了一年的人们,在会长或烟歌猛子的组织下开始排练▄▓,喝的是自己的茶▓█▄■,抽的是自己的烟,但他们无怨无悔,一丝不苟的排练着▄■▓,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过春节时,他们辛勤的付出能博得父老乡亲们开怀一笑,他们就心满意足了▄▓,这就是博大无私的农民情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烟歌是区域性、通俗性▓█、自娱性极强的一种民间艺术,是一朵盛开在文艺百花园中的民间艺术奇葩,它之所以能流传几百年乃至几千年█■▄,是因为它萌芽在民间,植根在民间,成长在民间███,能在闲暇之余给人们带来娱乐;其次,由于过去科学技术不发达▓▓,生产力水平低下,好多人力无法改变的事都寄托在神灵身上,耍烟歌就是为了敬神▄■▄、祈福、纳祥、驱邪■■■,保佑全村一年风调雨顺,万事亨通;再次▄■▄■,烟歌的内容非常广泛,上至祈求神灵保佑,祭祀祖先▓▄▓▄,下至祈福纳祥,望子成龙,光宗耀祖▄▓,盼望妻贤子孝▓█▄■,生活幸福安康,向往美满自由的爱情生活等,涉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▄■▓,而且语言以浓厚的当地方言为主,并且,烟歌演出方便▄▓,因而深受广大群众喜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城市化进程步伐的不断加快,农村留守人员越来越少▓█,加之广播、电视、网络等新闻媒体的多样化发展█■▄,喜爱烟歌的观众和烟歌爱好者也越来越少,传承人更是少得如凤毛麟角。在当前的农村███,过春节时耍烟歌的村越来越少,而北具湾的烟歌一直能耍到今天,这不仅与村里有一大批烟歌爱好者有关▓▓,更与在外工作的热心人士郭永杰的义举有关。他自费请人拍摄视频,制作光盘▄■▄,在公众平台上不遗余力地宣传着。北具湾的烟歌不仅还在演着,而且他们通过口传心授的烟歌有一百多折■■■,已整理成册的就有数十本,主演者、爱好者人手一册或数册▄■▄■,数量之多,保存之完好,让人侧目▓▄▓▄。从而,使这一濒临失传的民间艺术文化得以代代相传。而这一切就是北具湾烟歌与其他村烟歌的最大区别所在▄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北具湾方园几十里▓█▄■,人们都把道教的神,佛教的佛、菩萨统统称为爷▄■▓,这可能是与爷是称呼中的高辈份有关。在当地,每年不是给敬奉的爷唱戏▄▓,就是给爷念经,或者请师公撺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北具湾有一个流传了几代人的师公班子▓█,上几辈的师父是本村的裴师,裴师把撺神的艺道传授给了杨家寺白杨沟的周师,周师又带了两个北具湾的徒弟(张自学和裴龙生█■▄,两人都已去世)。他们这一班人与藉口镇芦子湾的于师时分时合███,活跃在周边各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撺神即参神,朝拜神灵之意▓▓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因为政策因素,基本沉寂,不敢公开活动▄■▄,八十年代又在亚洲城城乡盛行。其主要有开坛、点神■■■、开山、送神四项仪式。撺神时师公们手持羊皮鼓▄■▄■,一边打鼓,一边跳,一边唱▓▄▓▄,其目的就是祈求神灵保佑一方人人寿年丰,四季平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从烟歌队伍和师公班子中可以折射出▄▓,北具湾虽然是一个偏僻的山村▓█▄■,但它蕴藏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九九年,杨家寺乡政府根据乡情▄■▓,提出了发展全乡经济的 “1355”计划,即川区户均种植1亩以上大棚蔬菜,山区户均栽植3亩以上花椒▄▓,林缘区户均栽植5亩以上速生用材林,养殖5头以上大家畜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零零年▓█,北具湾村被列入了发展花椒的村之一。北具湾村的花椒园规划在村庄以北,杨铁公里上下两侧,  路上海拔较高█■▄,只规划了两三台地,路下一直延伸到沟底,共三个湾███,规划面积为七百多亩。整地时坡度较小的整成水平台,坡度较大的和梯田地开挖了丰产坑▓▓。二零零一年春季栽植时只栽植了三百多亩,栽植后全部铺上了地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激发广大农民种植花椒的热情▄■▄,二零零二年七月五日,乡政府组织乡村干部及群众代表八十多人,租了四辆面包车■■■,赴关子镇的刘家山村,  秦安县安伏乡的杨寺等村进行了实地参观,面对满山遍野红艳艳的花椒,看着椒农们收获的喜悦▄■▄■, 参观者激动不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自花椒定栽以来,乡政府曾三令五申▓▄▓▄,禁止种植冬小麦和高秆作物,但大部分农户置若罔闻,仍然我行我素种植着冬小麦和高秆作物▄▓。三四年以后▓█▄■,花椒挂果了,但由于疏于管理,自生自灭▄■▓,最后连一棵花椒树都没有了。乡政府为建花椒园所花的钱全部打了水漂,乡村干部几年的辛勤努力付之东流▄▓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关子镇刘家山和秦安安伏乡的农民自发栽植花椒,一年仅花椒收入几万元;藉口镇四十铺▓█、放牛等村,一年户均苹果收入十几万元;玉泉镇的烟铺等村█■▄,一年户均大樱桃收入十几万元。这些村的农民,在自己的土地上刨金拾银███,老婆孩子热炕头, 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里我不是妄自菲薄北具湾村▓▓,其实,在边远山区和北具湾村这样条件类似的村何止一个。近年来▄■▄,大部分村的公路和小巷道都硬化了,耕地都修平了,人们都吃上了自来水■■■,基础设施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。但由于种粮食比较效益低,没有支柱产业▄■▄■,大部分农民宁愿拋下妻儿老小,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,干着又赃▓▄▓▄、又累、又危险,且有害的活▄▓,正月十五之前出去▓█▄■,腊月八过了回来,有的一年挣上三四万,有的挣上两三万▄■▓,有的甚至连生活费也混不上,就是不愿在自己的土地上做文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寂寞的山村如迟暮的老人▄▓,再也不是曾经熟悉的模样。在偌大的村庄里,常年留守的是“386160”部队▓█,大部分户“铁将军”把门,留守人员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,农民惜土如金的场景已不再现█■▄,种粮的积极性空前低落,村庄里塌房烂院,田野里荒草丛生███,人们在飞禽走兽口里抢收粮食,一旦会种地的六零后、七零后老去以后▓▓,农村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...... 
                    听郭永杰老师说, 今年有部分农户自发栽植了花椒, 但愿在不久的将来▄■▄,在炎热的夏季,能够看到满山遍野的花椒,能够看到椒农们收获的喜悦■■■。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簸箕湾梁的风,几乎一年四季很少有停的时侯。风到底有多大▄■▄■,郭永杰和宋月定老师己经写过了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簸箕湾梁不仅因为风大而出名,更主要的是因为它既是郑宋村和北具湾村的分界线▓▄▓▄,又是长江和黄河的分水岭。簸箕湾梁的地形是一道梁、三面坡▄▓,南坡之水经卯水河入西汉水进嘉陵江▓█▄■,最后流入长江;北坡、东坡之水经藉河入渭河▄■▓,最后汇入黄河。落在梁上的水因落点的分毫之差,归宿各不相同▄▓,有的滋润着野草、山花、大树▓█,装扮着、守望着美丽的家园;有的融入黄河█■▄,变成欢快、 激昂的音符,助推着黄河一路高歌███;有的汇入滚滚长江,在沿途欣赏着南方水乡美丽的自然风光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零三年▓▓,杨家寺乡规划了两个造林点,一个是西河以立志湾村为中心的七千多亩造林点,另一个是北河以大爷梁为中心的三千多亩造林点▄■▄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北河的大爷梁造林点从簸箕湾开始,向西经三箩湾、二箩湾■■■、大箩湾、大爷梁延伸至汤家山,再从大爷梁向南延伸至文家庄庄对面的朱尾山▄■▄■,共涉及郑宋、彭家庄、文家庄▓▄▓▄、北具湾四个村的土地, 沿途的耕地退耕还林九百多亩,荒山造林二千多亩▄▓。夏秋两季动员北河片八村的群众进行整地▓█▄■。二零零二年春季动员北河八村群众、杨家寺中学的全体学生及郑宋小学、北具小学高年级的学生进行了栽植▄■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零三年春季,亚洲城市全市的春季造林现场会在杨家寺召开,参观了立志湾▄▓、大爷梁的两个造林点。当参观的车队开进簸箕湾梁时,那刚刚栽植的落叶松幼苗▓█,如同训练有素的仪仗队,整齐排列在田间地头、沟沟洼洼█■▄,接受着领导的检阅,看得参观的领导们个个喜笑颜开,赞叹不已██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光阴荏苒,一晃十多年过去了。那条用炸药炸▓▓、铲车推,历时两个多月,在悬崖峭壁上修开的由簸箕湾通往汤家山的道路已淹没在荒草丛中▄■▄;原来荒山秃岭的不毛之地,如今已经与藉源林场的水源涵养林连成一片,变成满目苍翠的林海■■■;藉源林场的汤家山工区,已从交通不便的汤家山搬到簸箕湾;原来弱不禁风的幼苗▄■▄■,已经长成参天大树。微风吹过,阵阵松涛如碧波荡漾▓▄▓▄,向人们不断诉说着过往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树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北具湾人是啥时候搬来的,从什么地方搬来的▄▓,只有老槐树知道▓█▄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村的西南方张自学家的院前,有一棵老槐树,它高约十六米▄■▓,胸径一点三米,树冠直径二十米。抬头仰望这棵有四百多年树龄的古树▄▓,沧桑的年轮雕琢着岁月的痕迹,高大雄伟的身躯直插云霄。在春天▓█,它抽出的嫩牙,变成人们餐桌上的美食;春末夏初█■▄,它开出的一簇簇晶莹剔透的花朵,散发着浓郁的芳香,惹得蜂来蝶往███;在烈日炎炎的盛夏,它硕大的树冠犹如撑开的一把巨伞,给人们带来一片荫凉▓▓;在寒风刺骨的冬天,它傲然挺立,傲霜斗雪▄■▄,为人们挡风御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几个老人悠闲地坐在老槐树下,一边乘凉■■■,一边调侃,一边说着家常,轮换“吧嗒▄■▄■,吧嗒”地抽着老旱烟,那吐出的旱烟袅袅升起,就像他们年轻时的故事一样委婉曲折▓▄▓▄,动听感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这一棵老槐树,我深深觉得人类之于古树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▄▓,是十分渺小的▓█▄■、微不足道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这一棵老槐树,我在想▄■▓,古树以其历经的沧桑和厚重的历史承载了北具湾人从愚昧、贫穷走向文明、富裕的整个进程▄▓,它是北具湾人历史的见证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老槐树从不炫耀自身的粗壮、高大▓█,而将自己凝敛厚重、朴实无华和脚踏实地的风韵展现给世人,这难道不是北具湾人精神的象征吗!
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有血█■▄、有肉、有思维的人,就应该像老槐树那样不怕严寒霜冻███,不畏盛夏酷暑,不怕环境恶劣,不畏气候变迁▓▓。一旦扎根,就应该一如既往,顽强生长▄■▄。即使不能带给人们娇艳的花朵,醉人的芳香,累累的硕果■■■,也要奉献给人们一片荫凉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简介:石居峰,男,秦州区干部▄■▄■,亚洲城市作家协会会员,秦州区作家协会会员,有作品发表于▓▄▓▄《亚洲城晚报》《亚洲城文学》《亚洲城文化旅游》▄▓《亚洲城周刊》▓█▄■《秦州文艺》《东方散文》等纸刊及有关微信平台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      主 办▄■▓:亚洲城官网  承 办:亚洲城官网办公室  地 址:亚洲城市秦州区公园路62号
                  邮 编▄▓:741000  电话:0938—8213563  邮 箱:gstsrd@126.com   备案许可证编号▓█:陇ICP备17002676号

                  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208号